NZDMA!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13|回复: 0

3月10日,艾滋病检测无恙,来说下这阵子的感想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6

帖子

12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发表于 2018-7-17 10:2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实话,如果不是前一阵去看了关于AIDS的网页,我今天压根也不会去检测,更不会在这里发言。   还很清楚地记得那次在看完关于AIDS的介绍之后,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真的,有时候自己那些小毛小病发发,真的觉得没什么,但当你看完介绍之后再去对照症状,真的太像太像了。
   回忆起在没认识现在的女朋友之前,也就是3、4年以前。我的的确确发生过1到2次的高危行为(指的是没有保护措施的那种,有保护的大概有10来次)。这也是我至今仍然不能释怀的一段记忆。每当和女朋友在一起时,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3年前时所犯过的错误,总觉得有种内疚感。就好象古人说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这几个星期的我,就仿佛活在了地狱的门槛前一样。
   首先说下我的症状吧:(在今天HIV检测得到结果之后,我也总结了下相关的原因)
   1:头疼、头晕(我从小学起就时常性的偏头疼、只要空气不好的环境,我立马就会犯头疼)
   2:浑身无力、起床以后肌肉偶尔会出现酸痛现象、有时双手想握紧拳头也没有力气、最近全身有游走性的肌肉跳动(我从4年多以前就有熬夜的习惯,通常最早也要凌晨3、4点上床睡觉,而且几乎每天都是这个时候)
   3:左、右下颌分别有黄豆大小的淋巴结、右边有2个(这个不能解释清楚,但我想跟我时常熬夜也有一定的关系,同时我也有着7年以上的烟龄,平均每天大概要一包以上,今天起床右边只剩一个淋巴结)
   4:舌苔白而厚(这里大多数的恐友可能最为关注的便是舌苔的问题,只不过我想说的是,寒症、熬夜、烟瘾,都会引起舌苔的问题,最主要的一点是我今天才查到的,如果你有鼻窦炎,那舌苔也会发白,同时鼻窦炎会也会引起头疼头晕的症状。用这点来解释我的头疼也可以,我有比较严重的鼻炎症状,平时只要在粉尘较多的环境便会鼻涕不断。)
   5:两条大腿内侧以及臀部均有为数不多的红疹(之前说过的,我有熬夜的习惯,至于为什么熬夜,其实就是坐在电脑前面,我一天坐在电脑前的时间要超过12小时,甚至还要多,坐的太久引起的病症其实有很多很多,这些部位的红疹可能就与这个有关。)
   6:脚藓(这个很早就有了)
   7:眼睛有发炎症状(我平时戴隐型眼镜,可能最近不大注意卫生,摘戴眼镜时手都没有洗,眼镜平时也没怎么护理)
   8:皮肤干燥,特别是面部比较明显,有时容易破损(春天是皮肤病的高发季节,很多皮肤病在这个时候出现也属于正常,也请有皮肤问题的朋友先去看下相关的皮肤门诊,还有点就是像我这样的,平时喜欢熬夜又是坐在电脑显示器前,皮肤绝对不会好。)
   9:耳鸣(这个我也恐过,属于没检测出之前能套上什么症状就套什么症状的瞎恐,其实我们每天晚上睡觉时耳边肯定会有点耳鸣声,特别像我们这样的恐友本身就已经提心吊胆了,有点症状更容易自己吓自己。)
   我自己的症状可能就以上几点,在今天检测之前,我的的确确是被我自己所怀疑的这些症状给吓瘫了。说句实话,就算没有得艾滋病,再这样下去我也要得个神经病什么的。总之这样久而久之地下去也不是办法,人没有被病折磨的半死自己已经把自己给吓的崩溃了也不是好事。于是我壮了壮胆,今天终于去相关中心去检测了HIV抗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才知道。
   我是上海的,在网上查了相关的检测中心,本来想就近检查下算了,但是后来网上关于我那的免费检测机构的电话打过去是空号,只能找了个杨浦区的,电话打过去,有人接听,我开始只是询问了下AIDS相关的问题,虽然对方坚持让我先去医院做下其他的检查,但我是横下心要去做下HIV的检测了。
   于是乎,今天上午稍微整备了下便出了门,昨天夜里因为紧张一度睡不好觉,半夜里还因为着了凉拉了下肚子,这让本身已经心惊胆战的我更觉得恐慌。在车上听着MP3,却完全听不到歌里唱了些什么,满脑子全是关于AIDS的事。
   下了车,开始找杨浦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本身就是个路盲的我找了老半天才找到,然后却又被那里个恶狠狠的门卫告之疾控中心已经搬迁,以前的原址现在是杨浦街道卫生中心,一急之下又拨通了疾控中心的电话,然后对方详细地告诉了我搬迁后的地址,搬的其实病不远,也就相隔了1、2条马路。(疾控中心地处“长阳路”,实话说,这路名对我这个来做HIV抗体检测的人来说是不是有点损……而且相隔不远还有条“双阳路”……)
   终于到了疾控中心,看上去很正规的地方,进进出出的人员也不少,于是我跟着其他进入的人员一起混了进去(生怕门卫问我来做什么的,我会难以启齿,之前在街道卫生中心便被询问去做什么的,我并没有回答。)走进最正面的那栋建筑,里面装潢很不错,但我发觉有些不对劲,看了下地图,并没有发现所谓的“爱心小屋”。接着我走出大厅外,向建筑的左边走去。说来也巧,没走多远便看到了那条熟悉的“红丝带”标志,旁边的警卫看到我盯着那房间看,并没有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我,而是亲切地说了声“这里一点半才开始”,(杨浦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免费自愿艾滋检测时间是每周二、四的下午13:30~15:00)在我应了声之后,他又热心的帮我在门前看了看,似乎里面有人,便叫我自己进去找医生。
   我敲了敲门,朝屋子里走去,令我惊讶的是已经有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青年在里面做抽血的步骤了,医生示意我去旁边的小屋坐会,我便推开旁边的门,朝里屋走去,同时发现屋内又坐着另外一个年轻人,也是和我差不多的年龄。说实话,一直觉得眼前所看到的与我所想象的不怎么相似,我总以为会来这里检查的人还不至于多到这个程度,但事实终究是事实。
   屋子的光线比较暗,有一张单身沙发和张三人的沙发,还有电视,播放的是最近比较火的《我的团长我的团》。我想在这里的人,又有几个会有心思在这里看着这电视节目呢?何况这昏暗的光线本身就给我一种压抑感,让人喘不过气,我很想坐下来,但脚却不听使唤地跺来跺去。
   过不久,前面一位抽了血进来,刚才坐着的那位被医生叫了出去。我很想很刚进来的那位朋友聊聊天,问下他是什么情况,但每当想张开嘴的时候又会被自己的口水咽回去。真的太紧张了,在那个时候说不紧张,那都是硬撑的,而且我发现刚刚进来的那位朋友真的比我更紧张,不停地喘着粗气,人和我一样,也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还时不时地站到门前看另外位朋友的检测情况。我也很想去看看,但仔细想想,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现在关心的也许只有自己吧。
   又过了会,医生走了进来,但并没有叫我去检查,嘴里反而嘀咕的是刚才那位喘着粗气的朋友的血液似乎有什么问题,这下似乎那位朋友是吓坏了,医生连忙说没事没事,是机器的问题,跟你没关系,然后又关上门走了回去。但那位朋友显然是不怎么相信医生的话,紧张地站在门口看医生在那里操作些什么。这时的我真的很想去拍他一下,跟他说别紧张,如果你真的有事医生不会瞒着你,放心吧兄弟。但这句话依然是没有说出口。
   终于轮到我了,按照医生所嘱咐的坐下座位,然后她开始询问我些平常HIV检测时都要问的问题。这时的我才刚开始仔细打量起这位医生,说是个老太婆也不为过,但我从心底想叫她一声阿姨,话语有些严厉,但其实真的是位个性很随和、很和蔼的一位老阿姨。她首先问我来这里想做什么?我很简单地说了下想来检查一下自己是否有什么问题。来“爱心小屋”检查什么?我想大家都很清楚。然后她又问我有没有做过什么事?关于那种的,大概多久了?我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三年以前曾经有过几次高危行为,但在这之间就再也没有过,也就是和我现在的女朋友谈恋爱之后。她很严厉地说了我,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呢?难道你不想对你女朋友负责? 我解释到那时我还没有女朋友,但她马上又批评我说那你现在不是有女朋友了?之前做那些事又有什么意义?我没有啃声,知道自己那些事真的做错了。再之后她问了我是否有隐瞒的地方,有不对的地方一定要和她说,不能骗她,这些我也完完全全地回答了她。经过网上这么多次的浏览,我很清楚欺骗那些医生,就等于是欺骗了你自己。
   开始抽血了,我卷起右手的袖子,然后平摊在医生面前,她问我哪只手的静脉比较容易看的出,我并不知道哪根血管叫静脉,只能傻傻地问了下她。她接着将我的左手绑上了皮筋,一根静脉若隐若现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期间医生还开玩笑地拍打了下我的手臂,说这么胖,静脉都难找,我不好意思地挠了下脑袋,我的确是有些胖,200斤不到,与此同时,想到自己的体重并没有狂减,反而是有点增加,这和感染HIV病毒的症状并不符合。
   只是一会的时间,我做完了所有该做的步骤,医生只是将标有我血液的试管放在了一个机器里,然后叫我再到旁边的小屋去坐一会,大概20来分钟就能有结果了。其实我真的不想去那个小屋,毕竟我实在不习惯那灰暗的气氛。但杵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和医生聊了会天,便又走回那个小屋。
   屋子里另外两个朋友一个仍然大口的喘着粗气,十分紧张的样子,另外一个则和我差不多,没什么很大的表情变化,没事还打了个手机,这时的我反而放松了下来,主动和他们聊起了天,我说你们大概和我一样吧,在网上看了那些内容,然后吓的来检查了,他们点点头。没说几句,医生走进来,然后和打电话的那位说你可以走了,没事。我看了下他的表情,忽然变的兴奋起来的样子,然后和医生道了声谢谢便走出了小屋,他是我们3个之中最早一个离开小屋的。接下去我便和另外一位喘着粗气的朋友聊了起来,他说朋友你也是上海的吧?我说是的。我问他有什么症状吗?他说最近一直觉得脸有些烫,其他没什么。我这时觉得有些好笑,其实脸烫真的不能说明些什么,这些我在网上都能查的到,但看到他那之前紧张的样子,我愣是没有笑出来,毕竟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换句话说,我们在这个时候都是朋友、或是同志。其实从头到尾,他都是最紧张的一个,我虽然很紧张,但只是在内心而已,外面看来很平常人没什么两样。直到医生进来宣布了他也没事,他终于放下了心,双手使劲地握紧了拳头,很激动的样子,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真的很开心。他和医生连道了好几声谢谢,然后拍拍我,说先走了朋友,我笑着说了声再见。
   屋子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外面刚才又来了一个来做检测的男人,同样的,年纪也不大。这时的我却越来越紧张,人常常都是这样,在人多的时候,哪怕全是HIV阳性的病人,都不会觉得害怕,但往往一个人的时候,才是真正让人恐惧的时候,而且偏偏又是要等着那判定我们是“生”、还是“死”的判决。我不停地在小屋内跺来跺去,样子像极了有段相声段子里所说的狼的样子。手心的汗也越来越多,而且不停地在胸口划着十字(我有点信基督),又过了大概5分钟左右的时间,那位老阿姨打开门,在她张开嘴的一刹那,我仿佛觉得屋子内的空气都是停滞着的。
   “你也可以走了,下次注意别再来了,你再来我也要赶你走的,听到了吗?”
   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但我始终没有听到医生对我说:你没事的。便连忙问起她:“我没事吗?”
   “没事没事,别再去做那种事了,记住不要有侥幸的心理”
   “恩!”我使劲地应了声,然后感谢了医生,并关上了屋子的门。
   走出小屋,门口的阳光晒在身上顿时觉得好温暖,明明出门之前还觉得挺冷的。
   之后往车站走去,遇到了刚才喘粗气的朋友,他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我们两个人都笑了,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声。和他聊了会,直到他上了车。
   这是我今天所遇到的,所经历的所有事,没有一丝的修饰,没有一丝的掩盖。在此也想激励下现在还处在恐惧中的朋友们,如果你们真的无法自行脱恐的话,那去检测一下是最好的结果,不然对于没有答案的恐惧,我们永远都走不出这个阴影。同时我也想说,真的别再去看那些关于艾滋的文章了,这样做只会让自己越来越惊恐而已。也不要拿自己的症状去一个个对照,我们要做的是一个个地去排除掉,在这些病症中找到其他的原因。我也是这么过来的,说到底,也只有检测下,才知道自己的结果。
   一直觉得很多网站或论坛只是把艾滋写的越来越吓人,直到我找到现在这个论坛,每当之前几天我打开这个论坛,看了相关的内容,我内心的恐惧感会一点点的减少,真的,这里的朋友人都很好,特别是版主们,他们不辞辛劳地为我们这些恐友们解答相关的问题,然后尽可能排除我们的恐惧感,这样的人,真的值得我们尊敬,虽然我本人并没有在论坛发过什么帖子,也没有和版主有过什么交流,但是他们在回答朋友们的问题时总是很善意地,很理性地去为我们分析病症。让我这个只是看看并不说话的人都忍不住想写点什么来感谢他们。
   还有点就是,真的检测完以后没有问题的朋友,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我们有这样的病症,说明我们的身体本身就存在着某些问题,接下去的我们更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就好比我,现在正在努力戒烟中,熬夜的坏习惯我也正在改,所以这几天我一直都睡的比较早。这个世界上能夺去人生命的其实不止是艾滋病,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病症,我们所要做的是洁身自好,改掉那些不良的生活习惯,健健康康地过完自己的一生才是人生的最大目标!!还有奉劝那些检测完没有问题然后又“复高”的朋友,送你句老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位医生所说的,不要抱有侥幸的心理。就像一位朋友说的,对别人来说是几百分之一、几万分之一的概率,对你来说也许就是百分之百!我们要懂得珍惜,珍惜现在的一切。
   最后是对那些不幸患上的朋友说的,你们也许是不幸的,但你们也要懂得珍惜身边的一切,就像我之前的感觉,觉得自己怎样其实无所谓了,至少我不能让自己的家人、或是我的女朋友一起受累,你们也要积极的面对一切,积极地配合治疗,要知道,现在的社会已经发生了很多不可能发生的事,在多久以前,我们人类是不是觉得登上月球比治疗一样病症还要难?现在不是做到了吗?请你们一定要保持乐观的精神与状态,只有乐观的精神才能长寿,无论是有病还是没病,这都是真理,只有积极地配合治疗,你们真的会等到能治愈艾滋的那一天的!!!在这之前,请让我们积极地、乐观地享受每一天!!无论是有病的、没病的、还是还在惊吓中的。
   虽然我的故事在这里算是完结了,但我想我不会因此而离开这里,有事没事我也会再来这里转转,继续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朋友们,也希望在这里的朋友全都是阴,永远都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nzdma.com  

GMT+8, 2019-7-18 05:17 , Processed in 0.02712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