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DMA!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60|回复: 0

挣脱艾滋病心理恐惧症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8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1
发表于 2018-11-21 18: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一家心理医院的医生。一天下午,一位三十来岁的男性走入我的诊室,说要跟我谈一谈他的问题。在得到我郑重承诺,决不把他的事告诉任何人之后,他给我讲述了他的故事。

   大学毕业以后,我被分配到国家机关工作。由于能力出众、工作勤奋,深受领导赏识,职位不断提升,现在已经是一个大部门的行政一把手,在同龄人中也算是佼佼者了。一年以前,一位高中的同学到我工作的城市来看我,两人十几年未见,一见面自然要把酒畅谈了。酒是在一家集餐饮、娱乐于一身的娱乐城喝的,两个人喝了近两瓶五粮液,都喝得烂醉如泥。其后的事只能模模糊糊记得,洗桑拿、叫小jie,胡天胡地至第二天凌晨才回家。

   在家睡了一觉,醒来后头痛欲裂。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对前一天晚上荒唐行为的悔恨。那位同学是生意场上的人,也许那种事情对他来说是司空见惯了,但对我来说,却是第一次。我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严的人,一般的宴请我都不会参加,更不谈什么色情活动了。再说,我结婚十几年,夫妻感情很好,有一个女儿,我很爱她们,我绝不允许自己做出什么对不起她们的事情来。酒真是乱性啊!

   过了几天,悔恨的感觉慢慢淡些了,但另外一个更要命的问题却出现了。我开始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记得那天晚上是用了安全套的,但我在网上查了资料,说安全套也不是百分之百安全。网上另外一些关于艾滋病的内容我几乎全都看了,越看越害怕,越怕还越想看。我现在都成了艾滋病的专家了。那件事情以后一个月,我鼓足勇气,专程去另外一个省的省城,做了艾滋病的检查,用的是假名。检查的结果是阴性,但丝毫没有减轻我对自己患了艾滋病的怀疑。我老是想,会不会是化验单拿错了?或者化验的人不负责任,随便写了一个结果?

   说实话,我也并不是怕死的人,如果得了癌症什么的,不过就是一死嘛,有什么了不起?关键是艾滋病很特别,事关一个人的品行、前途和声誉。我死了无所谓,一了百了,但我的妻子和女儿怎样面对他人的议论和歧视?还有,我如果把艾滋病传染给了她们怎么办?我妻子还年轻,经常会有需要,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我实在躲不过去了,也只好硬着头皮上。虽然妻子已上了节育环,但我还是坚持每次房事都用安全套,还编了一套安全套有益健康之类的鬼话骗她。一年来,我是整天提心吊胆。上厕所,要用卫生纸把坐式马桶边包起来;从来没用过脸盆,总是直接在水龙头处接水洗;碗筷总是偷偷地用开水消毒;等等。有时候想,干脆向妻子坦白了算了,但实在鼓不起勇气。再说,即使她原谅了我,就能减轻我的恐惧吗?

   由于成天焦虑不安,上班做事完全没有精神,记忆力减退,经常丢三落四。有时候自己吓唬自己,想像单位的领导知道了那天晚上的事,我该怎么应付,是坦白交待还是全部否认,一直想到自己心跳加快、大汗淋漓。

   有了这些问题,心理学方面的书我是读了不少。对照书上说的标准,我觉得我患了强迫症、焦虑症、抑郁症、疑病症等多种心理疾病。不知道您是不是也这样认为?

   我听完他的叙述,又问了他几个相关问题,就建议他做系统的心理治疗。他问药物能不能解决问题,我说药物也许可以缓解焦虑症状,但不能消除他认为自己患了艾滋病的怀疑和恐惧,更不能解决导致这一系列症状的性格上的问题。他想了一会儿,便同意做心理治疗。我们约定,每周谈一次,每次50分钟,总共谈30次。

   在前七八次谈话中,我要他谈小时候的经历,他不太愿意谈,他说,我这些事,与小时候有什么关系?我五六岁的时候,别说什么找小jie,连艾滋病都还没出现呢。要是现在像过去一样,没有艾滋病这鬼玩意儿,我哪会像现在这个样子?我说,那不一定,即使没有艾滋病,你也会把其他的病往自己身上扯,梅毒、淋病、麻风病等等,哪一样不会让你觉得愧对妻儿、斯文扫地?这些病与艾滋病惟一不同的就是不会导致死亡,而且死亡的威胁在你的问题中也许只占一个很小的比例。对小时候经历的回忆,可以帮助理解为什么你在做了那种事情以后,会怀疑自己患了某种疾病。他沉思良久,最后同意了我的说法。

   他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无兄弟姐妹。父亲是一家工厂的高级工程师,母亲是中学老师。父亲对他很严厉,对他的学习抓得很紧,甚至对他说过,人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会学习,动物不会。除了学习,做任何其他事情,都会被父亲认为是浪费光阴、虚度年华。有时候他跟小朋友一起玩,玩的时间稍长一点,父亲就会严厉地批评他。如果他犯了什么错误,比如考试因为粗心被扣了分、说了脏话、与别的小朋友打架等等,那批评就更加严厉了。父亲似乎没打过他,但那些批评有时实在是比挨打更令他难受。母亲则对他一味娇纵。他的感觉是,他提任何要求,母亲都会设法满足他。

   从第9次谈话开始,我试着对他的症状做出心理学的解释。我问他,你认为跟小jie发生性关系是犯了一个错误吗?他说,这还用问,我都后悔死了。我接着问,你那个错误,该受什么惩罚呢?他说,如果被警察抓着了,大约会被罚款,或者拘留。我说,你没被警察抓着,是不是就不会受惩罚了?他犹豫了一下,反问道,您的意思是不是说,我现在出现这些问题,就相当于对自己的惩罚?

   经过反复的解释,他终于明白,是他头脑里的“警察”不同意他的做法,便采取了让他产生精神症状的方式来惩罚他。犯了错就必须受到惩罚,这是他从小跟他的严厉的父亲打交道所学会的原则。我告诉他,有这些问题,也是一件好事。

   到第15次谈话,他的害怕把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想法还是没有减少。我开始直接处理这个问题。我问,你说你跟妻子关系很好,那有没有吵架的时候?他说,当然有,夫妻哪有不吵架的?吵架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在处理与双方长辈的关系上有一些意见分歧,二是在教育孩子的方法上有一些冲突。有几次吵得很厉害,甚至想过离婚,但没有说,我知道那是底线,不到万不得已,既不能说,也不能做。我问,吵架之后你们讨论过吵架的原因吗?他说,没怎么讨论,时间一长,就自然淡化了,再说有些事情根本就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来。我问,那可不可以说,你对妻子有一些怨气?他说是的。我又问,那你找小jie是不是对妻子的攻击和报复?他说,不是不是,我怎么会这样报复她,我只是酒后失控而已。我反问道,“失控”二字是不是反而证明,你没喝酒还可以控制自己的报复行为,喝酒之后就控制不了了?

   他眼睛紧盯着我,似乎不敢相信我的话,但因为这段时间我们之间建立了很好的信任关系,所以他不认为医生会胡说八道。想了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说,也许你是对的,不过只有一部分对。我说,我也认为这种说法只有一部分对。

   这次治疗以后,他和妻子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交换意见,谈完之后他觉得害怕把艾滋病传染给妻子的恐惧感消除了一大半。这一效果的心理学解释是:存在于潜意识之中的、被压抑的攻击性被揭示以后,它就不再会在“背后”搞我们的鬼,即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针对他不相信艾滋病的检查结果这个问题,我给他讲了这是我们内心深处残留的一些儿童心理在作怪。小时候,我们生了病,就能够得到父母更多的关心,生病后犯了一点小错,也会被原谅。长大以后,我们自己不会允许自己装病,但潜意识里会留下一些希望自己生病的想法,以获得病人的“特权”。你做了那件错事,如果病了,就可以被原谅了。他完全同意这种说法。

   第22次治疗后,他的症状就基本消失了。偶然想到艾滋病时,虽也会感到恐惧,但程度很轻,持续的时间也不长。在最后一次治疗中,他问我是否也认为跟小jie发生关系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我说,我是医生,不是道学家,我不做道德评判。但问题在于,你已经是一个**了,你为什么还要我来告诉你一个道德标准?他听后哈哈大笑,说,按照你教给我的分析,我问这个问题,就说明我还有一部分儿童心理,总是要别人告诉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我们在2001年的年底结束了治疗。2002年的春节,我收到了他寄来的一张贺卡和一封信。信是电脑打印的,信中说他现在很好,对我给他的帮助表示感谢。还说,他希望我把他的故事用匿名的方式写下来发表,以教育和帮助那些做了跟他一样的事情、并且也处于痛苦之中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nzdma.com  

GMT+8, 2019-3-21 08:21 , Processed in 0.04179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